Jen

不会画画

《轮·生篇》
一个人徒步上路
身后是压抑的黑暗
身前视线被混沌遮挡
亦步亦趋'小心翼翼
心底里不断闪过片段
似乎是走了很多遍
下一步没有对错可言
脚步落下就是定局
错了?错了就再错过去

偶尔抬头看看
还是混沌虚幻的雾霭
时常感觉有人擦肩而过
相顾无言'继续踏着自己的步子
也有人重合过
并肩而行'低语几声
然后没有送行的离散

也许会有一天
失去了气力'迈不动脚步
只剩间断的残喘
回头看时道路清晰起来
或明朗或崎岖
一路上留下的脚步
或许能证明我是存在的

最后还是要失去意识啊
解脱啦'好好歇歇吧
“要上路了,我的孩子”
声音不是很清晰
再次睁眼
我要一个人徒步上路了
眼前是混沌
身后是黑暗
亦步亦趋'小心翼翼

更黑暗混沌的高空里
某位存在枯燥地打着哈欠
看着脚下巨大机器里一个个齿轮
周而复始'周而复始

——昆仑
看到这个就想起了狼叔,迷之契合啊
占tag的话抱歉

【X-men】Darkness for final 04

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永夜的降临》04
叉男复联全员权游AU,ABO设定,虐,结局未定
主夜天使
本章cp:夜天使,EC,红银,寡鹰,贾尼,隐盾冬
警告:死亡预警。


设定解释


01 02 03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Lord Stark,”棕发女孩一身毫无装饰的黑色衣裙,没有上妆,眼睛也似乎哭肿了,她轻敲书房的门。
“Your grace?”托尼立马起身,迎了上去,行了一礼,亲吻女孩的手背,“What can I do for you,Wanda?”
旺达抿了一下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忍不住掩住脸啜泣。
托尼叹了口气,犹豫了半天,也只是拍了拍旺达的肩,递给她一条手帕,“Wanda, don't cry like that. You are a Princess.”
旺达接过手帕,擦去泪水,“那又怎么样?My brother is a Prince. By rights he should be King.”
“Wanda,”托尼轻轻抱了一下旺达,“You brother is a hero. He saved our lives. He saved the day.”
旺达几乎泣不成声,“But he didn't save himself.”
托尼眼底蓄满泪水,他轻拍着旺达的背,“皮特罗·兰谢尔的牺牲,北境会永远铭记于心。北境欠皮特罗一条命。”
旺达好不容易才停止哭泣,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想带皮特罗的灵柩回基诺沙。”


斯科特16岁了,学院里的学士已经不足以教授他任何东西了。
“教授,我想出去探险。”斯科特兴冲冲地告诉养父查尔斯这个想法。
查尔斯很尊重孩子们的决定,理所当然地答应了。
万磁王埃里克也非常支持,他随即让汉克为斯科特打造了一副非常适合战斗,而且美观的护目镜。
纯金打造,红石英切割镜片,里边还铺了一层最为柔软的小山羊绒,防止金属外壳伤到斯科特。
斯科特非常兴奋,欢天喜地地开始整理行装。
查尔斯千叮咛万嘱咐注意安全,不要饿着,不要冻着,多带点金币,千万不要省钱!不!带几只渡鸦去!有需要随时让渡鸦送信回来。
埃里克甚至给了斯科特一枚有兰谢尔家族家徽的戒指,让斯科特遇到难处就亮出这枚戒指,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他了。
就算这样,查尔斯仍不放心斯科特自己出去。于是,便交代了科特随行保护斯科特。
斯科特似乎不喜欢查尔斯的这个决定,“科特,我完全可以保护自己!”
斯科特扬了扬,汉克给他打造的备用护目镜,表示自己可以保护自己。他还让铁匠打了一把非常威风的剑,用振金打造而成,剑鞘上还有非常精美的花纹。
这个想法,科特不能苟同。
那把剑就是看着漂亮,就算是振金打造,仍然也只算得上一把装饰用的佩剑。
在剑法不精的斯科特手里,甚至不如一根绣花针。如果在科特手里……当然,科特不需要那么好的剑,就算只是一根树枝在科特手里都能比克敌致胜。
再说,斯科特自懂事以来就没离开过威彻斯特。从小被查尔斯捧手心里,万磁王更是完全不加掩饰对他的夸赞。斯科特多多少少有点自信心膨胀,此时又正值叛逆期,怎么可能好好听话?
科特断定,斯科特会半路甩掉他。
因此,寸步不离的跟着,就连晚上睡觉也是等斯科特睡了,才稍微眯一下。
就算这样,科特仍然被斯科特甩掉了。
斯科特怎么可能让科特跟着,我是出来体验生活的,又不是享受人生!科特那一身蓝色毛茸茸的,就算脱掉铠甲依旧引人注意,一点都不好玩。
斯科特想低调点,想法一来立马行动,去集市上逛了一圈。趁科特转头的功夫,闪进了一家服饰店,换了身衣服,就出城了。
讲道理,斯科特那个护目镜实在是太好认了,但就是没人看过。
可恶!斯科特一定摘掉了护目镜装瞎子出了城。


Peace was never an option.
这不仅仅是兰谢尔家族的族语,也是句真理。
北境刚刚安定下来,托尼·史塔克不想再次乱入战争,奥斯本家族得以喘口气。
但对北境守护者之位虎视眈眈的,又何止是诺曼·奥斯本?
海德拉家族似乎抓住了这一点,夜袭临冬城,首堡一侧坍塌。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亲自出马追击,却被弩箭所伤,负伤回来。
“Winter soldier?”托尼支着头,皱了皱眉,“不可能!这只是传说。”
北境人都知道Winter soldier和white walker一样,都是存在在故事里的东西。没有人见过,当然,见过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过去70年内,不断有冬日战士现身的传闻。”娜塔莎开了口,她的伤不严重,现在只是脸色有点苍白,她拒绝了克林顿的搀扶,起身,“昨晚我亲眼目睹!”
“没有人见过冬日战士,还能活着回来!”山姆·威尔森反驳道。
“闭嘴!易形者!玩你的鸟去!”克林顿不悦地骂道,“Nat,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山姆是个易形者,能进入一只红翼鸫的意识,并控制它,因而被誉为“猎鹰”。
托尼兴致缺缺,只是毁坏了首堡的一角,并没有太出格,不足为虑。
“Lord Stark,”骑士史蒂夫·罗杰斯向前迈了一步,请命,“请允许我带兵追击。”
“Lord Stark,I would like fellow Ser Rogers.”山姆亦向前一步,表示愿意追随史蒂夫。
“Captain, we don't need a war.”托尼微笑着起身,一旁的贾维斯立马上前,为托尼打开议会厅的侧门。
“那么,请允许我调查此事。”史蒂夫并不放弃,坚持道。
“Alright!”托尼微微点头,表示赞同,他随性地张开双臂,低声道,“Peace in our time.”
复仇者们应和道,“Peace in our time.”


科特从来都不相信新神,不相信Archangel。毕竟他信的是旧神,但当他真正见到Archangel又是另一回事了。
科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次因为自己的样貌被围攻,不愿伤害他人的科特迟迟没有拔出剑。在威彻斯特学城多年,科特甚至不敢在普通人面前使用能力闪现离开,毕竟他不想被当作恶魔。
那样的硫磺味和黑雾只能让他更像只恶魔,再说他一身蓝毛毛,还有条三角尖尾巴,本来怎么看都像恶魔。
科特几乎都有种要被那群人抓去游街然后烧死的错觉,然而是Archangel救了他。
那是个骑着白马的金发少年,圣洁的神使长袍,白色的祭披上用金丝绣着繁杂的花纹,铂金项链完美贴合着脖颈,那黄钻在阳光下光彩夺目,与那头耀眼的金发交相辉映,看得科特根本移不开眼。
他真是天使……
“把这个恶魔交给我怎么样?”金发少年微微一笑下了马,说道。
“一个Omega也胆敢这么跟我说话?!”那群人里的头头,气势汹汹地责问道。
金发少年依然微笑着,他缓缓摘下颈上的黄钻项链,“这个跟你交换,你敢要吗?”
“你敢给,我就敢换!”那人推搡着科特,一把抢过少年手中的黄钻项链,顷刻间整个人消散成血雾,枯骨落地。
四周围观的人群,都惊呆了,却觉得移不开脚,甚至喊不出声。
金发少年捡起地上的项链,一点一点张开掩在背后的翅膀,“I'm Warren of the house Worthington, Archangel who serve new god. (我是来自沃辛顿家族的沃伦,侍奉新神的天使长。)”
科特赶紧半掩着嘴,压低声音说道,“天使长再度降临,顺者沐浴福泽,逆者以血献祭。”
沃伦瞄了科特一秒,微微一笑,“我可以带他走了吗?”
当然,科特顺利被沃伦带走了。
天快黑了,科特带着帮沃伦牵着马,两人慢悠悠地走在通往基诺沙的国王大道上。
科特突然问道,“为什么救我?我是恶魔……”你可是天使,而且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呢。当然,后一句科特没有说出口。
“科特·瓦格纳,我发情期快到了。”沃伦随口说了一句,科特惊讶了一下下沃伦居然知道他的名字,反而没把下一句话放心上。
沃伦突然勒住了缰绳,在马上俯身挑起科特的下巴,“Look at my eyes.”
沃伦望着科特那双金色的眼睛,顿时惊呆了,“Who are you, Kurt Wagner?I see nothing in your eyes.”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NG彩蛋(科蒂/本)
本下马,祭披卡住,差点掉下来,还好被科蒂接住。
“吓死我了。”本尴尬笑。
科蒂耸肩,“谁叫你笨。”

采访(科蒂/本)
Q:这应该是二位第一次同框。
本/科蒂:是的。
Q:对于戏内的关系,你们怎么看?
科蒂:情侣。
本:真爱。
科本对视笑……
Q:听说本第一天试妆的时候很尴尬?
本:额,是的。导演本来准备了另一套教士服,纯黑色,一大排扣子还有个罗马领。
科蒂:非常禁欲系的装扮。
本:对的,因为我有在健身,而且我有着重练胸肌这块。那件教士服一穿上身,前边有一排扣子,就这么崩了,我当时超级尴尬。
科蒂:我们现在私下还一直开玩笑说生日要送本bra呢!
Q:科蒂,听说你的这个角色很特殊。
科蒂:是的,除了外形上很特别以外,其实科特的内心也是。他信旧神,生性善良。但又是七国里最厉害的剑士,他是武器却有颗纯净的心灵。这是非常复杂的。
本:你确定科特只是这些地方特殊?
科蒂:嗨!我们都签了保密协议,不过那可能是编剧的恶趣味吧……
本:希望是,不然我觉得沃伦有点惨。
Q:哦!你们太坏了!这是要影迷们猜吗?
本:相信我,你们猜不到的!
科蒂:是的!编剧的想法非常疯狂!

NG(詹姆斯·麦斯登)
NG1:
麦斯登装瞎子,到处乱摸中……

NG2:
麦斯登戴上护目镜,对着镜头,“当我接这部戏的时候,完全是因为武打戏被骗来的。等我到了这,导演告诉我,我的打戏是把手放在这……”把手放在护目镜侧边,模仿镭射光发射的声音,“咻咻咻……”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终于夜天使成功会面~嗯!你们猜猜科特特殊到要主演签保密协议的是什么……


求评论,求鼓励🙈我日更这么乖这么勤劳~

【X-men】Darkness for final 03

都说了名称不能为空:

《永夜的降临》03
叉男复联全员权游AU,ABO设定,虐,结局未定
主夜天使
本章cp:贾尼,红银,蓝色生死恋
警告:死亡预警。


设定解释


01 02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斯科特·萨默斯,是查尔斯养子。相比于亲生子大卫,斯科特真的很讨人喜欢,至少很讨埃里克喜欢。
埃里克很喜欢斯科特,莫名的喜欢,也许是因为这个孩子有一双和查尔斯一样湛蓝美丽的眼睛。
斯科特能力显现出来的时候,眼睛里射出的镭射光直接轰掉了一棵树——查尔斯最爱的那棵。
自从那时候起,埃里克更加喜欢这个孩子了,多么强大的能力,他甚至感到莫名的骄傲。
于是,他开始千方百计的想把斯科特带去基诺沙,想认斯科特做儿子,想把旺达许给斯科特。
这些,都被查尔斯拒绝了。
“旺达是个女Alpha,万一斯科特也是Alpha岂不是害了两个孩子。”
埃里克转念一想,觉得有道理。不过,如果斯科特是个Omega或者Beta,这一切不就有可能了。让旺达把斯科特娶进门,这简直再好不过了。
自从斯科特能力显现之后,查尔斯就让斯科特把眼睛蒙上,时刻提醒自己不许睁眼。
这个孩子只能听从养父的话,隐藏自己的能力,融入社会,去做一个……
瞎子。
埃里克为斯科特感到可惜,多好的一个孩子。他开始怂恿瑞雯——查尔斯的Alpha妹妹,她的Omega汉克·麦考伊是个古里古怪的家伙。
麦考伊家族向来喜欢专研些让人费解的玩意儿,比如那绿得瘆人可以燃烧一切的野火,可以连续发射的弩弓,让查尔斯能重新站起来却不能使用能力的药剂……
埃里克觉得那个打磨了两片水晶,固定在鼻梁上装猫头鹰的Omega,也许会对斯科特眼睛有办法。
果然,埃里克的想法是对的。这次他微服拜访查尔斯,汉克就带来了好消息。
汉克小心翼翼将一个金属玩意儿为斯科特系上,“你不用担心,这是红石英打磨而成的,你眼睛里发射出的镭射光不会穿透它。你可以睁开眼睛试试。”
埃里克揉了一把斯科特那头柔软的棕发,“试试看?”
“前面没有树吧……”斯科特微笑,似乎还对轰掉养父心爱的树有所阴影。
埃里克笑了,拍了拍斯科特的肩让他安心,又转头问汉克,“不会影响他的能力吧!”
汉克微微一笑,自信地回答道,“Your grace,不会的。眼罩左侧有一个金属片,拨一下红石英镜片就会翻上来,这样就可以使用能力了。”
斯科特睁开眼,视野里所有东西都是红色的,但这比当瞎子好多了,斯科特兴奋地拨了下金属片,镭射光一瞬间射出,击中了远处的树,“Cool!”斯科特高兴得手舞足蹈。
一旁的科特眼角抽搐,“斯科特,那是查尔斯领主现在最喜欢的树……”


黑城堡大厅里一片混乱,众人争论不休,吵得罗根头都大了。
“闭嘴!都给老子闭嘴!”罗根暴怒,一把掀了面前的桌子,双手钢爪弹出,全身肌肉蓄势待发。
大厅顿时安静下来,雪夜里寒风都透着凄冷。
“Lord commander,”一位游骑兵向前一步,神情严肃,“天使长离去,天启已死,万磁王登基,异鬼再度出现。恐怕……”
“恐怕什么?!”罗根深吸一口气,收回钢爪,“我已决定带兵前往长城以北。”
大厅再度如炸开锅一般,沸腾起来,叽叽咋咋地争论着。
“现在前往长城以北只怕有去无回。”那位游骑兵再度开口。
“请司令官大人收回成命。”不少守夜人都站起来表示反对。
“我去意已决。”罗根转身,“所有工匠和伊蒙学士留下,其他人明天清晨启程。”说完,罗根摔门离去。
现在不是睡的时候,罗根如是说道。他徒步顺着之字形阶梯,走向长城顶端。
这里是最高处,可以遥望远方。七百英尺的高度,足以抵御野人进犯,却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异鬼。
那天看到异鬼的地方,只有积雪一片,完全没有那骇人的景象了。
异鬼并没有进攻。它们在等待。
罗根知道,它们在等待什么……
罗根的心无法平静,那天的景象历历在目,他心里清楚这次前往长城以北,几乎抱着必死的决心。近几年派出去的游骑兵,人类能回来却也只是留得一条性命,而变种人却一个都没能回来。
异鬼能等,我们不能。
真的不能再等下去了,长夏即将结束。凛冬将至,永夜降临。所有人都知道伴随而来的会是什么……
罗根深吸了一口气,凛冽的寒风一下子灌进鼻腔,冻得罗根打了个颤。
不能再等了……


沃伦再次踏上了维斯特洛的土地,他来不及感叹十年的时光改变了太多。
他曾说过会再回来,如今真的回来,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了。
沃伦买了一匹马,赶往君临,不!也许现在该叫它基诺沙。
路途遥远,沃伦根本没有时间为了沿路风景停留,他必须回到基诺沙里的神庙,让维斯特洛知道,Archangel回来了,他将为维斯特洛带来福祉,为维斯特洛寻得真王。
一路上市井传言不断,万磁王登基的这十年里,纷争不休。
守夜人军团在首席司令官带领下前往长城以北失踪。
以兰谢尔家族为代表的变种人多次与人类复仇者交战,活活将人类逼往北境。
人类内部交战不断,诺曼·奥斯本崛起与史塔克家族分庭抗衡。
奥创·史塔克的反叛……沃伦望着手中的麦酒,托尼·史塔克和侍卫的孩子?Interesting!
沃伦默默放下手中的麦酒,可惜奥创不是真王。
果然,还是应了兰谢尔家族的那句族语,Peace was never an option!
当然,战争也不是。
至少,不在变种人和人类之间。


“皮特罗!你要去哪?!”旺达拉住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
“你没看出来父王眼里只有那个斯科特·萨默斯吗?!He is a Summers. He is a bastard.”银发男孩几乎处于一点就燃的状态,“我要去北境!我需要一场胜战证明自己。”
“为什么……”旺达不能理解,为何男人们总是喜欢战争。
“Peace was never an option.I will do anything for house Lensherr.”皮特罗信誓旦旦地望着旺达,右手握拳,掌心向内捶胸,“By any means necessary.”
旺达叹了口气,也学着皮特罗的动作做了一遍,说了句,“By any means necessary.”
这是兰谢尔家族的传统,传统不可改变。
皮特罗亲吻了自己妹妹的额头,“等我回来!”
“不!我和你走。”旺达从身后抱住了自己的哥哥,不愿放开。


托尼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会反叛,尽管这个问题复仇者们争论已久,但无论谁都不愿看到这个结果。
比起来自阿斯加德那对兄弟的那出闹剧,奥创这次是来真的了。
利用绿魔家族对史塔克的敌视,轻而易举挑起战争。以奥斯本家族为先锋进犯临冬城,无论成功与否,对于复仇者都是一种削弱,奥创只需坐山观虎斗即可。
这一点,早在奥斯本家族起势的时候,娜塔莎·罗曼诺夫预见到了,就连史蒂夫·罗杰斯也预见到了。
但这不是争论谁对谁错的时候,托尼只能咬牙带兵剿杀奥创乱党,平定奥斯本叛乱。
战事旷日持久,北境乱成一锅粥,根本无暇顾及守夜人军团的失踪。
北境的破事,就别指望所谓的全境守护者埃里克兰谢尔出手相助,万磁王乐得看人类内讧,当下立马收兵,带着家眷直奔威彻斯特。
托尼站在被绳索束缚的奥创身侧,“奥创·史塔克,今日我将摘除已赐与你的姓氏。奥创·雪诺,你还有什么遗言?”
奥创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男孩,“乔纳森是无辜的。”
托尼闭了眼,“他是我的孙子。”
奥创冷冷一笑,“那么执行吧!”
“以兰谢尔家族埃里克一世,变种人、人类及先民的国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之名。我,史塔克家的托尼,临冬城公爵,北境守护,宣判你死刑。”
奥创的头颅落地,血溅了托尼一身。他近乎绝望地望向身旁的贾维斯,那双眸子里蓄满的泪水,又是怎么样的父亲才能狠心宣判自己的儿子死刑呢?
那是他的骨肉啊,是他和心爱之人的爱的结晶,如今身首异处,碎的又何止托尼的心。
贾维斯紧紧攥着拳,抑制住自己冲上去抱住托尼的冲动。
托尼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泪水,面向众人,“战争已经结束。Peace in our time.”
复仇者们应和道,“Peace in our time.”
众人散去,托尼径直走向乔纳森·萨默斯——奥创的私生子,托尼的孙子。
托尼蹲下身子与他平视,轻抚着这个男孩的头发,“Do you know why I kill your father?”
“Yes,my lord.”男孩望着托尼,那双眼睛像极了托尼,像只楚楚可怜的小鹿,“My father is a traitor. But why are you do it yourself?”
“这是我们的传统,乔纳森。The man who passed the sentence should swing the sword.(判人死刑者必须亲自动手。)”托尼起身,拍了拍乔纳森的肩。
“My lord,回吧!”贾维斯迎了上去,扶住了托尼,“下雪了。”
托尼叹了口气,被贾维斯扶上马,“恨我吗?我杀了你儿子。”
贾维斯微微一笑,“No.他也是您的儿子,my lord.”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彩蛋本·哈迪采访
Q:接到这部戏有什么感想?
本:一开始让我参加试镜,完全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的,完全没想到会选上。接到电话说我得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简直原地爆炸。
Q:听说剧中尺度很大,是吗?
本:嗯……是的。刚看完剧本,要不是知道这是HBO的剧,我会觉得我接了部porn!听完我的描述,我妹妹都快疯了!她们似乎很喜欢这种设定。
Q:剧中和柯蒂·斯密特-麦菲关系密切,你觉得……
本:我们戏外也关系密切,我是说我们是好朋友。为了拍这部戏,我还专门把他约出来了。不过他比较忙,所以我从英国飞过来和他一起吃顿饭,一起出去看看球赛什么的。和他一起出去玩很开心,而且科蒂也很有趣,我们一拍即合。
Q:这部戏是不是比较颠覆世界观?
本:是的。除了男性女性,还有Omega,Beta和Alpha,一共是六种性别,我饰演的沃伦·沃辛顿就是一个Omega。
Q:那演一个这样的角色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本:肯定会有!Omega其实就是比较处于弱势,而沃伦这个角色是属于强势的类型,他有善良的一面也有狠的一面,但他还是个Omega,这就是这个角色纠结的地方。
Q: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回见。
本:谢谢。

NG彩蛋(亚伦/伊丽莎白篇)
“By any means necessary.”亚伦右手捶胸,“噗……痛!”
伊丽莎白笑出声,还抬手帮他揉揉。

幕后花絮彩蛋(小罗伯特·唐尼篇)
花絮1:
“到底是谁会杀了自己儿子?!”唐尼对着镜头做鬼脸,“我啊?!hhhhhhhhhh”拿着剑开始跳舞,拉保罗·贝坦尼跳舞。

花絮2:
唐尼送乔纳森饰演者Elliot Speller-Gillott一个钢铁侠手办,“孙子~快来让爷爷抱抱!不!叫哥哥!”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
好想扇自己说好的夜天使这么多章都没写到,简直了🙂我真的服了自己了